<track id="5xxt1"></track>
<pre id="5xxt1"><del id="5xxt1"><mark id="5xxt1"></mark></del></pre><noframes id="5xxt1">

    <track id="5xxt1"><strike id="5xxt1"><rp id="5xxt1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pre id="5xxt1"></pre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xxt1">

          <track id="5xxt1"></track>

            2015年10月25日,來自世界各地的近2000名浙商代表再次齊聚杭州,參加以“經濟新常態、浙商新機遇”為主題的第三屆世界浙商大會,全球浙商共敘鄉情,共謀發展。筆者也參與其中,親身感受了會場的盛況。25日下午,“世界浙商論壇”第一段落結束后,正在貴賓廳休息的南存輝主席百忙之中接受了本刊獨家專訪。對于民營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尤為活躍的浙江來說,如何發揮工商聯的引領作用?如何讓正泰做好浙商的“領頭羊”?南存輝結合生動的事例,將自己的體悟和經驗娓娓道來。


          “工商聯工作與經營企業相輔相成”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您既是知名企業家,又是浙江省工商聯主席,請問您是如何平衡企業家與工商聯主席這雙重身份的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在我看來,工商聯工作與經營企業是相輔相成的關系,能夠在相互促進中得到提升。從一個企業家角度來講,首先我要把企業經營好,如果連自己的企業都經營不好,就沒法當個好榜樣,缺乏說服力。在參與了工商聯工作之后,我通過不斷學習新的理念和知識,同時汲取其他工商聯和企業會員好的做法,不斷地嫁接到我們自己的事業當中來,形成了一種互補關系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您的這種有機結合,在企業家和工商聯之間建立起了親密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南存輝:是的。近四年來,我兼任浙江省工商聯主席,我們經營企業的經驗、曾經遇到的困惑以及在轉型過程中的創新突圍辦法,也常常和工商聯群體共同分享。這樣不僅能帶動其他企業家一起探討經驗,還能讓這些在創業期、轉型期的工商業者少走些彎路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這不會影響您自己的企業嗎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不會。正泰集團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,內部管理、組織、制度建設包括文化建設等方面,已經做得很扎實了,擁有現代企業制度和科學的組織管理辦法,下面是事業部制,上面是集團總公司制,上下分工明確,考核與監督也有專業部門負責。因此對于集團總公司來講,只需要做好三件事情,一是干部隊伍建設,如何留住人才;二是做決策;三是財務管理。其他事務基本上由各個事業部門分管。這樣我就有大量時間在工商聯工作中不斷學習和提高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當前工商聯正在全國范圍內開展“守法誠信”的理想信念教育活動,您在自己的企業里是怎么進行理想信念教育的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針對“四信”教育正泰衍生出“講三信”,第一個就是相信黨中央領導集體的智慧和各級政府的有效作為;第二個相信競爭會帶來繁榮,不要怕競爭,不要抱怨,更不該“等、靠、要”,我們要靠競爭實力發展;第三個就是相信中國文化的力量。因為我們有了這種信仰,所以別人觀望的時候我們在干,別人退縮的時候我們在進,別人逃離的時候我們抓機會,就在這七八年的危機當中,我們卻逆勢發展,靠的是什么?是信念。

            正泰集團這些年來做了很多實業,譬如高端裝備、新能源、軟件系統、軌道交通、核電、光伏發電、檢測、傳感技術等,還有國際并購、浙民投、民營銀行等資本領域的入駐。從“四信”教育落實到企業經營,我們總結了三句話:“聽中央的,看歐美的,干自己的”。這些積累都是靠實踐一步步走過來的。


          倡導浙商“回歸家鄉”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剛才說到“文化的力量”,您本身也是知名浙商領袖,您認為浙商群體有怎樣的“文化”,或者說他們的特點在哪里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浙商這個群體,共性特征就是特別能吃苦,特別勇于創業,而且這種精神世代相傳。浙商是具備強烈創業意識的群體,這不僅要好學習,而且要能吃苦,其實創業很艱辛,但大家都樂在其中,我覺得這是一個共性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浙商能吃苦,而且勇于創業,除此之外還有哪些優點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從我的經歷來說,無論是我的上一代,還是我們這一代,抑或年輕一代,大家都是緊跟時代在創業,像我在本屆世界浙商論壇上講如何“擁抱互聯網”、如何“互聯網+”、如何“+互聯網”一樣。這種創業創新的精神文化,是融在血液里的,已經成為浙商的一種基因了。除此之外,浙商在國內和國外都是群體形態,而這種群體力量則促成了浙商文化和基因的形成,這也是浙商的特征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這種群體形態,可以理解為我們常說的“抱團發展”嗎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“抱團發展”其實也來自于生活,來自于實踐。以前創業環境艱苦,所以大家抱團取暖,共渡難關,后來慢慢變成了一種習慣,形成一種文化,又在實踐中不斷發展進步,如今成為了浙商的核心競爭力。對于浙江來講,浙商群體是本地經濟轉型升級的主力軍,這個力量不可忽視,不僅僅在浙江本地,浙商在全國乃至世界,都成為了推動當地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在本屆浙商大會開幕式上,浙江省政府多位領導都提到了“回歸”。您如何看待“走出去”與“浙商回歸”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走出去是為了回歸,回歸也是為了走出去,聽起來似乎是對立的,實質上卻是辯證的統一。以前走出去是因為當地資源少,日子很苦,為了養家糊口選擇背井離鄉,去外面賺錢打拼補貼家用,這是浙商與生俱來的開拓精神。后來有些人慢慢發達了,紛紛回到家鄉搞建設搞發展,讓父老鄉親的日子也過得好一點。這種“反哺家鄉”的歷史其實很久遠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所以“浙商回歸”也是另一種形式的“反哺家鄉”嗎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這不僅是反哺家鄉,經歷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,浙江的產業需要升級,業態需要轉型,浙江經濟與全國經濟一樣,也到了一個關鍵時期。我們在外的浙江僑民,在世界各地樹立了口碑,于是浙江省委省政府積極號召這些具備新思想、新觀念,同時有實力的浙僑回到家鄉創新創業。這四五年來,“浙商回歸”的舉措也反向助推優秀的企業走出去,學到更好的技術,培養更多的人才,獲取更多的利潤,回來后再通過創業創新,通過提升發展,跟隨“一帶一路”再次走向世界,形成一個從引進來到走出去,走出去后再引進來的良性循環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這種良性循環,您能舉例詳細說說嗎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有很多這樣的案例,比如我們現在到德國收購,到印度投資,拿下很多訂單,做出很多布局,引進很多專家,讓很多高端項目在國內、在浙江落地。這些項目很多都是行業內的引領者,包括其中的軟件、硬件裝備、系統、服務和解決方案等。吸收了這些以后,再走出去參與國際大項目建設。以前沒有高精技術和好產品的時候,我們不具備核心競爭力,就會遭到封殺?,F在有了這些高精技術和好產品,國際項目就向我們開放了??傊?,號召浙商“回歸”,能夠更快促進產品技術的轉換,這里面大有作為,也大有可為。


            中國工商:在中國當前經濟環境下,您對眾多浙商有何建議或希望?

            南存輝:我認為,企業的成敗源自于觀念。對于處在困惑中的企業家,思想要轉變,觀念要更新;對于已經有所成就的企業家,不要背上“成功”的包袱,這個包袱就是“沉溺于過去的輝煌中”或“守在過去的成功經驗中”出不來,我們要不斷改進自己的思想觀念,即一定要接納現實,一定要融入社會,一定要順勢而為、趁勢發展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這個“勢”,其實就是“互聯網之勢”,這個大勢是不能拒絕的。這是一個浩浩蕩蕩的時代趨勢。所以習總書記提出,要認識新常態、適應新常態、引領新常態。作為浙江優秀企業家的浙商群體,更要深刻認識到什么是新常態,學習適應這個新常態,然后進行引領。這是我們龍頭企業家的責任所在。

          邱淦清:贏在堅守
          尚瑞芬:情系下崗職工

  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  南存輝:“回歸”是為了“走出去”

          來源:中國工商 張蕊

         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          刮伦小说集,国产亚洲精品线观看不卡,动漫无码番肉在线视频大全

          <track id="5xxt1"></track>
          <pre id="5xxt1"><del id="5xxt1"><mark id="5xxt1"></mark></del></pre><noframes id="5xxt1"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xxt1"><strike id="5xxt1"><rp id="5xxt1"></rp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xxt1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xxt1"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5xxt1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